谜异界之无敌神枪第二百零三章给柳无夜支招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笔名    2020-09-20

异界之无敌神枪 第二百零三章 给柳无夜支招

四个人聊了一会,张萧就和柳无夜混的挺熟的了,也把节昆的名额给了柳无夜,反正节昆到时候跟着自己就行了,名额不名额的有什么用,

“多谢张兄弟了,”柳无夜十分感激的说道,

“无夜,有句话我说出來你不要不爱听,”沈七爷说道,

“沈七爷,你尽管说,”

“月儿这丫头,是不是太任性了,一个人跑來铁剑谷,还参加比赛大会,而且对于你的保护,她竟然恶言相向,是不是太不懂事了,”沈七爷看來对这个月儿颇有微词,

“沈七爷,这都怪我啊,如果不是我,月儿又怎么会变成这样,”说着说着,柳无夜的眼圈就红了起來,

我去,这是要哭的节奏啊,

“柳哥,你这有点太紧着这个月儿了吧,说实在的,当时我看到月儿对你大骂,十分为你不值啊,”张萧忍不住说道,“你的容貌,想必你自己也知道,可谓是天下无双,你的实力,年纪轻轻圣阶六级,这是多好的男人啊,许多女子见到你都忍不住想吃了你,你却对这个月儿情有独钟,她这样对你,你也不离不弃,唉,你又是何苦呢,”

柳无夜一愣,沈七爷一愣,节昆一愣,

“张兄弟,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,”柳无夜问道,

“柳哥,兄弟说一句,不管你爱不爱听,兄弟也是为了你好,这对待女人,就是不能惯着,你越惯着,她就越长脾气,我教你一个办法,找另外一个女人,美女,就当着她的面卿卿我我的,当然,只是演戏,这个月儿要是很生气,说明她心里也是有你的,这样你也就能放心了,如果她不在意,那干脆柳哥你就直接放弃,天涯何处无芳草,何必单恋她一只花,”

“-----”

“张萧,你乱说什么呢,”节昆瞪了张萧一眼,

“乱说,呵呵,节昆,你别看我年纪小,我还是懂的很多道理的,柳哥,当初你在图书馆,看什么解析女人心的东西,我告诉你,那些都沒用,女人啊,是世界上最难懂的一种生物,你永远都不知道女人心里想的是什么,所以我说,你要试探一下,看看她的心里有沒有你,要不然,你可能会被她玩死,”

节昆郁闷的看着张萧,心说你的脑袋是不是有病,怎么谈论起这个來还沒完了,0

“张萧,这个月儿名叫柳月,”节昆也提醒道,还特意在“柳”字上加重了一下声调,

“柳月,这名字我好像听过,”张萧想了想,“哦,是不是魔武学院十大美女的柳月,沒想到柳兄看上的是十大美女之一啊,”

节昆直接想一巴掌扇飞张萧,

“张兄弟,你误会了,月儿不是我追求的人,”柳无夜也是很尴尬,“她是我的女儿,”

啥,张萧吃惊的看着柳无夜,我沒听错吧,女儿,柳月竟然是柳无夜的女儿,

“柳兄,柳月是你的女儿,你有那么大吗,”

“其实我今年已经四十又五了,”

四十五,开什么玩笑,你这样子有二十二吗,

“那这是什么情况,怎么月儿这么对你,”张萧有些惊讶,女人对父亲这样的恶言相向,有些说不通吧,

柳无夜神情十分的落寞,等了一会才缓缓开口,“月儿很恨我,我二十四岁的时候,与月儿的母亲,我的妻子相遇了,并很快坠入了爱河,结婚后,我的天赋和实力在学院中大放异彩,同时也通过了竞技场的试炼十二关,引來了很多的关注,这个时候楚校长给了我一个机会,一个闭关可以快速提高实力的机会,我沒有犹豫就同意了,妻子那时候已经怀上了月儿,但是她沒有阻止我,”

想起自己的妻子,柳无夜就是满脸的悲伤,

“沒想到,我这一去,就是十年,”

“十年,”我靠,十年,一闭关十年,

“是的,十年,我的天赋很好,但是一直挂念她们母女俩,所他专门召开了董事会以经常分神,楚校长很看好我,他也不愿意让亲情阻拦我,所以让我忘掉他们,好好修炼,”

这楚天琼也太沒有人性了吧,

“我又怎么能忘记,可笑得是现在我才明白楚校长的意思,忘掉只是暂时的忘掉,是为了我尽快可以修炼完毕,然后出关再去见她们母女俩,可是我一直分心,所以用了十年,才从圣阶三级修炼到了圣阶五级,而我出关后,听到了一个噩耗,我的妻子,去世了,”柳无夜的眼泪竟然流了出來,

“是我,是我害死了她啊,如果我不闭关,如果我早点出关,她就不会死了,她是日夜的思念我,相思成疾,最后才过世,我悔恨,想要自杀随她一起去,可是看到年幼的月儿,我又不忍心留下她一个人,”柳无夜有些激动,

“月儿那年十岁,平静的看着我,眼中充满了恨意,我这个父亲,确实沒有任何的脸面要求她不恨我,十年过去了,我一直在努力平息她心中的仇恨,可是依然沒有什么结果,我现在來索要这个名额,也只是为了让月儿开心,他开心,就好了,”

张萧有些沉默,他想用一句人渣來评价柳无夜,妻子死了,女儿恨他,都是他的错,为人夫,为人父,他做的可是一点都不合格,不过,张萧现在看着泪流满面的柳无夜,也不禁泛起了同情心,柳无夜的苦,谁又能体会到,

“唉,无夜,都是我们的错啊,”从现在起张女士每月只需为子女教育金储蓄的金额约为1700元。沈七爷叹了口气说道,其实当时沈七爷也参与了,他们想培育柳无夜成为魔武学院的领军人物,却不成想,给柳无夜造成了如此大的伤痛,

“不,沈七爷,我不怪你们,都怪我,我沒有做好一个丈夫,也沒有做好一个父亲,”柳无夜悲伤的说道,

“张萧,你小聪明不少,有沒有办法可以帮助无夜,”沈七爷看向了张萧,

张萧真想把这老头摁在地上打一顿,怎么什么事情都推给自己,

节昆和柳无夜都看向了张萧,尤其是柳无夜,一脸希冀的看着张萧,

“唉,我倒是有一个办法,不知道柳哥愿不愿意一试,”张萧无奈的说道,

柳无夜眼睛一亮,点了点头,“愿意,张兄弟说吧,”

“其实我看月儿对柳哥恶言相向,像是十分的恨柳哥,但是我觉得并不是这样,月儿年少时沒有父爱,相依为命的母亲也因为柳哥而离她远去,所以她恨柳哥,可是柳哥出关后,照顾了月儿十年的时间,一直拿月儿当成宝贝一样,关心她,爱护她,我想就算是顽石,也会被感动的,而且柳哥毕竟是她的父亲,她的心里肯定会对柳哥抱有感情的,所以我们不如这样,这样……”

张萧说起了自己的计谋,听得众人是一会点头,一会皱眉,

“张萧,这样不好吧,月儿要知道我骗她,肯定会更恨我的,”柳无夜苦着脸说道,

“柳哥,你这就不懂了吧,只要咱们能骗到她,让她心中压抑的感情释放出來,即使知道骗她又怎么样,”

“说得倒是有几分道理,”节昆倒是很赞同,点了点头,

“这样真的好吗,如果月儿她根本不担心我怎么办,”柳无夜一点信心都沒有,

“放心吧柳哥,只要你演的好,肯定会成功的,”张萧保证的说道,

“好吧,”柳无夜咬了咬牙,答应了,

“那好,我们谈谈具体分工,我是总导演,演员就选择你和节昆吧,到时候看到柳月,你们俩就冲出去,按照我说的做,记住了吗,”

“记住了,”柳无夜和节昆说道,

“然后派一个人盯住柳月的行动,派谁去呢,”张萧思索道,

“飞鹰啊,派飞鹰去,”节昆说道,

“不行,我已经把飞鹰他们借给怡静姐姐去维护秩序了,”

“纳兰芙呢,她可以吗,”节昆问道,

“你觉得芙儿适合干这个,”张萧反问道,

“那蓉儿呢,对,蓉儿那丫头肯定也不行,那到底派谁去,”节昆有点郁闷,

“派谁去好呢,”张萧沉思道,不过他的目光随后就落到了沈七爷身上,

“你是想让我去,”沈七爷淡淡的说道,声音有些冷,

你还真敢想,沈七爷什么人物,怎么可能去暗中盯着一个美女的行动,节昆忍不住瞥了瞥嘴,

不过,张萧还真让他知道什么叫敢想敢做,

“沈七爷,你看,你又沒事,不如这个事情就交给你吧,”张萧笑呵呵的说道,

沈七爷看着他,不说话,

“沈七爷,现在就你去最合适了,你就帮助一下柳哥吧,一句话,行不行,”张萧沒理会沈七爷那冰冷的目光,

张萧这句话就有点逼迫的意思了,本來沈七爷就觉得自己亏欠柳无夜,现在要是不答应,可就真有点说不过去了,

“好,我盯住柳月,”沈七爷说道,其实沈七爷心里早就骂死张萧了,这种事,让他一个圣阶八级的人去干,这要传出去,沈七爷的名声会大大的受损的,

“好,事不宜迟,大家都各就各位吧,”


蚌埠妇科医院
扶正化瘀胶囊比复方鳖甲软肝片好吗
河池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